我的肌肉主和他的奴

封面 / Twitter:@Ropeandpeace
封面图片与本文无关,均是网络配图

人的兴趣和爱好和他的引路人有很大的关系,性意识的开蒙和启发决定了他以后的性癖好。多年前,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那时候网络上还比较匮乏,没有什么sm工具,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玩家。

就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在recon上面认识了一位年轻的海龟,那时即使是北京,也没有什么人健身,而这位老兄早已经是腹肌八块了。

而且他喜欢的方式和我很相近,也从国外托运回来了很多诸如catsuit、rubber sleep sack等当时闻所未闻的工具。

之前先在网络上视频过几次,他提出很严苛的要求,譬如要求 24/7 的 houseboy 式奴隶。而且他有个家奴就是他现在北京的健身教练。

再之后就是见面。

06年的冬天在东直门的东方银座百货我记得,他认真的问我喜欢哪些方式我跟他说:绑架、囚禁、捆绑堵嘴、感官剥夺。 因为我知道这些也是他喜欢的。

哦对了,那时我还在学习阶段,也就是我的身份是奴…

他说非常好,然后约定4周后开始第一次玩,并且给我在麦当劳的洗手间里戴上了cb3000。

过了憋的半死的4周,给他发信息也不回复,偶尔会忽然给我一些指令。 

终于到了约定游戏的前一天,他让我到地铁永安里a站口等他的车。 

早上9:30我记得,他把车牌号发给了我。

对,是一辆别克的商务车,但是我不记得什么名字,那时还不太认识车名而且激动的都快晕过去了。

是他的奴来接我的,那时候北京还没什么太多健身房和健身的人,看到身材那么好的人都要窒息过去了。虽然是冬天他穿着针织衫感觉也要把衣服撑爆了。

然后他招呼我上车,开到僻静一点儿他停车打开双闪让我爬到后面去。

我问为什么?他说奴隶没有资格知道主人住在哪里,然后就把我驷马捆在后排,而且嘴里塞的好像是他健身穿的袜子,戴了个全皮的头罩。

由于是冬天所以也不会觉得太憋吗,要是夏天估计憋坏了。 

戴上头套后好像就没什么时间观念,约莫走了1小时,他解开我的绳子,摘下头罩,并没有取出我嘴里的袜子,还戴上了一只大口罩。我当时兴奋的直打哆嗦,就是极度兴奋的那种打哆嗦。

主人的肌肉奴边给我戴口罩边在我耳边说等下要给我戴个内侧刷过黑漆的墨镜,他会搂着我走路,双手要捆在身后,外面披上外套。我赶紧点点头,呜呜嗯嗯了两声,然后他就带我出车库进电梯,因为虽然墨镜正面看不见,侧面还是可以看到其他的路边什么的,所以走起来也还好,没有太跌跌撞撞。 

我记得好像是25层,主人家是25越26的两层顶越。然后肌肉奴开门,就把我往房间里使劲一推,我踉跄着没有手的平衡,跌倒在了玄关,还好铺着厚厚的地毯。然后就听肌肉奴咣当一声关门和反锁的声音。 

我挣扎着试图起来,可是肌肉奴不知从哪里捡起绳子,迅速的按住我的双腿,骑在我的身上,开始捆绑我的双脚,但是从这时开始一种很强烈的恐惧感使我开始拼命挣扎…… 

我发现客厅沙发上有一个穿着皮革紧身制服和铮亮马靴的肌肉男,也在呜呜嗯嗯的挣扎……那时我还不知道那种制服是美国骑警的皮革制服,只是觉得很贴身很帅!

不过他被捆的比我细致多了,胸口、双臂、大腿、膝关节、小腿隔着马靴,密密麻麻的麻绳,甚至裆部也被绳子勒出个三角,凸显着很巨大的jj,双手捆在身后,固定在沙发腿上,估计是听到开门后拼命挣扎,可是还是无济于事,而且他的脑袋戴着全包而且带锁的皮头罩,很多个锁扣,挂着亮晶晶的铜锁,不过胳膊是捆在身后跟沙发腿固定在一起。我当时都吓呆了。 

就在这时,肌肉男已经捆好了我的双腿,绕过我反捆在身后的双手使劲一收我立刻成了一只在地上被驷马捆绑的呜呜嗯嗯的肉粽。 

肌肉奴揪住我的头发给我嗅了rush,在我耳边低语:主人处理点儿事情,一会就会出现。 

我这个人一嗅rush就浑身瘫软,而且那时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rush,还以为是乙醚什么的,于是我就晕头胀脑呜呜嗯嗯哼哼唧唧的无力的挣扎着。 

看着肌肉男解开固定在皮革制服帅哥身后的绳子,把他从沙发边拖开,并且加固了他身后捆着的双手,然后不顾皮革制服君的挣扎和哼唧,把他扛上肩膀,上了2楼。 

我晕晕乎乎的在下面呜呜嗯嗯了一会儿,肌肉奴换了一条乳胶的legging和黑亮的系带军靴下来,上身戴着harness那种束身带,(那个主人是从美国回来的,所以他很多工具是从旧金山买的)之前还给我展示过照片,满满当当的堆在乳胶床单上。 

肌肉奴给我解绳子,并且警告我,主人不在的时候要服从他的命令。之前主人也有告诉我,要服从级别高于我的家奴,我赶紧点头。

然后他也让我换一件全包胶衣,那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胶衣,感觉超兴奋。不过第一次不太会穿,他帮我涂了润滑剂,但是手上还是打滑。穿好后,他给我戴了带锁的像拳击手套一样的乳胶掌套,并且把双手铐在身后,然后拿出了3个一模一样但是大小不一的塞子,他选了最大的那个要塞我后庭。我哀求他换成中号的,他狞笑着说这本来是一套4只,最大的在那只在被他刚刚扛到楼上的贱货体内,然后不由分说就给我塞了进去。 

那是我第一次塞,痛的要命,但是痛过之后相当有充实感和羞辱感。(第一次塞塞子,之前有试过跳弹) 

然后他让我跪下膝行,牵着我爬上楼。上了楼梯发现楼上是个套间,外间是主人历年来的收藏,琳琅满目的皮革和乳胶工具还有小型的起吊装置和铁笼及乳胶睡袋。

在进入里间的门之前,肌肉奴停下来,一遍舔我的耳朵,一边告诉我说:主人在里面休息,他昨晚很忙很累,你要用你的嘴巴和舌头,好好的伺候他,然后给我戴上了牙科的开口器,可以把嘴巴最大限度的撑开,卡住上下牙,口水立刻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赶紧点点头,肌肉奴推开了里间的门。 

我发现这间卧室很大,但是壁纸选的是黑灰色地毯也是深灰色的。一张很大的床上面盖着硕大的乳胶床单。但是主人并没有躺在上面。床的另一侧是一个顶到屋顶的6门大壁橱。厚厚的窗帘,只有两盏壁灯发出微弱的光。

我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床,好奇的抬头看着肌肉奴,他把我的牵引绳拴在床腿上,然后打开了壁橱。随着壁橱门的打开,呜呜嗯嗯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想一定是刚才被他扛上来的皮革制服马靴男我们三个要一起伺候主人,随着呜呜嗯嗯的堵嘴声我不由自主的朝壁橱里看去。 

那个皮革制服马靴男被笔直的吊在里面,麻绳通过他的皮革头罩顶上的D环,把他吊在壁橱里。肌肉奴解开他的吊绳,把他拖到床边,重重的推倒在床上,床很软,马靴男随着床垫的幅度还震了几下,然后就立刻呜呜嗯嗯的挣扎起来。 

肌肉奴把他翻转过来,头向床头摆正上身固定在头侧的两个床脚头顶的D环穿过麻绳吊在天花板上,双腿解开,隔着马靴用皮铐子分别固定在床尾,头被迫吊向天花板,双臂反捆在身后,两腿大开,暴漏着屁股。然后肌肉奴用他的大手拍打着可怜的马靴男的屁股,虽然隔着黑亮的皮革,但是噼啪的声音依然清脆悦耳,尤其伴随着马靴隔着口塞和头罩的痛苦呻吟声。 

打够了之后,肌肉奴拉开了马靴男腰下沿着屁股沟到裆部的拉链,整个臀沟和硕大的肛塞暴漏了出来,还有刚刚被拍打过的红红的翘臀。 

肌肉奴这时命令我,来吧,用你的舌头顶住他的肛塞,舔他的菊花。 

我迷迷瞪瞪的爬上了床,对着被吊在那里的马靴男舔了起来,他的呻吟和挣扎更加激烈了,肌肉男时不时的用手隔着皮革头罩抽打着马靴男的脸,喊着骚货贱货,我也跟着他的节奏卖力的用头顶着摩擦着马靴男后庭硕大的肛塞。 

就在这时,马靴男一阵抽搐,隔着贞操锁射了很多,一直在流。

肌肉奴还在持续羞辱他,骂他早泄,就在我好奇主人在哪里的时候,肌肉奴忽然打开了马靴男的皮革头罩上的锁,松开了绑带,把头罩摘了下来…… 

我才发现,那汗水津津的面庞,比紧绷的皮革头罩勒出了好多印记。虽然嘴巴被duct tape紧紧的封闭着,但是那赫然就是之前和我见过两次的主人的脸…… 

我当时整个人都被颠覆了,即使不戴着开口器,估计嘴巴也会惊的合不拢。 

然后肌肉奴松开他的双腿,剥掉马靴和皮裤再脱掉他的上衣,我看到这个曾经的主人在精疲力竭的情况下被他的肌肉奴摆弄着,毫无招架之力会阴的毛已经被剃的干干凈凈,赫然戴着和我一样的贞操锁。 

肌肉奴令他赤裸的跪在地毯上,开始用带着细小刺的未处理麻绳捆绑他。 

可怜的主人汗水顺着被剔短的发梢留下,不甘的看着我,口不能言,眼神里充满了乞求,写满了:救救我。 

但是很快,他就被捆成了团缚的姿势,就是双腿盘坐着,捆绑,双手吊在背后,绳子从脚踝拉到脖子再回到脚踝,人就是盘腿弯腰低头的状态。 

然后这时肌肉奴撕开了缠了很多层的银色胶带,揪着主人的头发,戏虐地问他:主人,舒服么? 

主人痛苦地闭着眼睛,想把头扭向一边。 

这时肌肉站起来,把我牵过去,解开我的cb3000,命令我打飞机,并射在主人的脸上和嘴里,而主人则被命令张着嘴巴给我口。如果我稍微因为牙齿碰到jj而露出一点儿痛苦表情,他都要被抽嘴巴。 

憋了快一个月的浓精,射满了主人的嘴巴。肌肉奴也在一旁手淫,就在我射完的剎那,他推开我,又把他的jj插进了主人的嘴巴,并且射了很多…… 

可怜的主人满脸满嘴都是精液,还来不及吐出,就被肌肉奴操起一只马具型口球迅速的固定住了嘴巴,并且勒在了脑后,并且用绳子把马具型口塞头顶的D环跟主人身后的大拇指捆在一起,这样主人只能含着口球被迫盘腿昂头的坐在地上,嘴角不停溢出的不知是我们两个奴的精液还是他的口水…… 

然后肌肉奴把我也已同样的方式捆坐在地毯上,和主人面对面彼此近距离的看着彼此,但是无法说话。然后肌肉奴关灯离去。 

我能感受到主人就在咫尺的呻吟声,我却没法解救他。 

主人的身上脸上飘散着精液的腥臊味道。

昏暗的房间里,持久不散。 

发表评论